赏乐|威尼斯的浪漫之夜

赏乐|威尼斯的浪漫之夜

到威尼斯旅游,必不可少的项目是租上一条船,在威尼斯的河道里游曳,听船工吟唱柔情的贡多拉船歌。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听到帅哥船工唱奥芬巴赫歌剧《霍夫曼的故事》里的“船歌”。

说起奥芬巴赫《霍夫曼的故事》,其间的故事很让人心酸。这是奥芬巴赫最后一部,也是他90多部歌剧中唯一一部没有写完的歌剧。1851年,由法国剧作家巴尔比叶和卡雷根据德国浪漫派作家霍夫曼的几部小说和他本人的故事创作的戏剧《霍夫曼的幻想故事》在巴黎奥德翁剧院首演。这部戏的怪异情节和霍夫曼的爱情故事打动了奥芬巴赫,于是抱病以此为题材将此剧改写为歌剧并为之谱曲。遗憾的是还未来得及完成整个作品,奥芬巴赫就撒手人寰。他的好友,同是作曲家的欧内斯特·吉罗补笔写完奥芬巴赫这部几近完成的作品。

1819年6月20日,雅克·奥芬巴赫出生在科隆犹太教堂一位乐师家庭,6岁即会拉小提琴,8岁开始尝试作曲,1833年进入巴黎音乐学院学习一年后退学。1849年出任巴黎喜剧院指挥兼作曲,但巴黎喜歌剧院从未演出过他的作品,于是他决定别起炉灶。他在自传中写道:“我灵机一动,既然巴黎喜歌剧院不再演出任何喜歌剧,既然滑稽、欢快、机智的音乐正在渐渐被人遗忘,既然那些正被写给巴黎喜歌剧院的东西其实只是小了几号的正歌剧,那么好了,就由我来创建一所我自己的音乐剧院好了,反正一直没有人肯制作演出我的作品。”1855年,他创办巴黎谐剧院并自任经理,7月5日首演就包括他的两部作品,一部伤感田园剧《白夜》,一部滑稽剧《两个盲人》,获得巨大成功。奥芬巴赫一生写了102舞台音乐作品,其中有90多部轻歌剧。1858年创作的《地狱中的奥菲欧》和1864年的《美丽的海伦》两部轻歌剧使他成为世界级作曲家,被誉为古典轻歌剧创始人之一。《地狱中的奥菲欧》在1858年上演之初反响平平,倒是音评家儒勒·雅南在《辩论报》上的一篇恶评引起观众好奇,人们蜂拥而来。罗西尼到剧场看了演出后给奥芬巴赫高度评价,称他是香榭丽舍大街的莫札特。但是瓦格纳却讨厌奥芬巴赫的作品以及巴黎谐剧院的一切,用他那种尖刻无比的语言骂道,奥芬巴赫的音乐是“让全欧洲的猪在上面打滚的一坨屎”。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奥芬巴赫的心情,因为《地狱中的奥菲欧》连续演出了228场。观众肯来看剧就是最好的肯定。

随着荣誉而来的是积劳成疾。写了90余部轻歌剧后,奥芬巴赫不想再写轻歌剧,而想有一部传世名作。《霍夫曼的故事》无论是故事情节的怪异,还是人物形象的千姿百态,人物性格的丰满充实,都具备写一部传世佳作的底蕴。

E·T·A霍夫曼(恩斯特·西奥多·阿马德·霍夫曼)是18世纪末19世纪初德国浪漫主义的代表人物,既是作家又是作曲家和乐评家,还是剧院经理、歌唱家、指挥家、政府官员。1813年,他在写贝多芬的一篇文章里说:“音乐只有在浪漫主义的王国里才是回到了家里……(音乐是)所有艺术门类中最浪漫的艺术——事实上,你几乎可以说它是唯一真正浪漫的一门艺术……”他的作品风格独特,故事情节大多梦幻怪异,异想天开甚至有点荒诞。他作品中的故事给诸多作曲家带来灵感,创作出一系列佳作,最著名的是舒曼的《克莱斯勒偶记—八首幻想曲》、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胡桃夹子》和奥芬巴赫的歌剧《霍夫曼的故事》。西方音乐史家认为,霍夫曼对“浪漫(Romantik)”一词的诠释,将德国浪漫文学的境界引进了音乐世界,开启了德国音乐浪漫主义的先河。

奥芬巴赫的歌剧《霍夫曼的故事》由三幕加序幕、尾声组成。序幕里,在纽伦堡吕特老伯的酒店,霍夫曼向一群大学生讲述他的三次怪异的爱情故事。第一幕里爱上的是一个机械木偶,第二幕爱上威尼斯的名妓朱莉叶塔,却被甩。第三幕爱上患有肺病的安冬妮亚却又死去,留下伤心的霍夫曼。第一幕是在意大利学者斯帕兰札尼博士的客厅中,魔术师高佩流斯卖给霍夫曼一副“魔法眼镜”。霍夫曼带上眼镜后看到斯帕兰札尼的女儿奥林比亚无比美丽。奥林比亚在客厅中唱出著名的花腔咏叹调“林中小鸟唱出憧憬之歌”更让霍夫曼不可收拾的爱上奥林比亚。当圆舞曲响起,霍夫曼搂着奥林比亚跳舞,谁知奥林比亚根本停不下来,将霍夫曼摔倒,弄坏了眼镜。失去魔法眼镜后,霍夫曼才看清原来他爱上的奥林比亚是一个机械木偶。第二幕在威尼斯名妓朱莉叶塔家中,《船歌》就是这一幕开始时,从威尼斯河上传来的二重唱《爱之夜,五月之夜》:

美丽的夜呵,爱之夜,微笑于我们的欢乐。夜晚比白天更甜蜜,在这美丽的爱之夜。挡不住时光飞逝,带走我们的柔情。乐土一去不复返,挡不住时光飞逝。醉人的清风,温柔地拥抱我们。美丽的夜呵,爱之夜,请把吻献给我们,抱着我们,吻着我们。美丽的夜呵,爱之夜,微笑于我们的欢乐。爱之夜呵,美丽的爱之夜。

奥芬巴赫的《霍夫曼的故事》被音乐史家认为是法语歌剧中的典范之作,自问世以来风行世界140多年,常演不衰。这首《船歌》和第一幕的女高音花腔咏叹调是《霍夫曼的故事》中最脍炙人口的乐段,唯美浪漫,华彩满章。《船歌》采用贡多拉曲调,旋律平滑柔美,牵魂摄魄。乐曲以长笛和单簧管吹奏出引子,波光鳞鳞,弦乐加入后的铺垫更让旋律蒙上一层迷离梦幻色彩。女声二重唱主题旋律响起时,威尼斯的河道里,古老的建筑在水波里摇晃,灯光在眨眼撩人,一派梦幻景象。

直至今天,《霍夫曼的故事》是欧洲各大歌剧院常演剧目,《船歌》当然也是音乐会上的常选曲目,有人声演唱,更多是不用人声的管弦乐版本,而管弦乐版又有由小提琴奏出的主题旋律和由双簧管奏出的主题旋律两种不同版本,小提琴深情柔美,双簧管清亮恬静,听来感受各有不同。

雷健,媒体人,爱乐人。2019年起撰写从阅读文学原著角度来解读西方古典名曲的文章,遂成系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