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比亚的卢萨卡每逢节假日浓妆艳服的赞比亚人熙熙攘攘

赞比亚的卢萨卡每逢节假日浓妆艳服的赞比亚人熙熙攘攘

我国援建的举世嘱目的坦赞铁路于1976年7月正式建成通车,它象征着中国、坦桑尼亚、赞比亚三国人民真挚的友谊将万古长青。让我们乘火车去观光坐落在南非高原上的铜都卢萨卡。一列满载游客的火车,一声长鸣,从达累斯萨拉姆徐徐开出,直奔赞比亚。沿途不时地看到,成片的住宅在铁路沿线平地而起,荒僻的原野,成了喧闹的村落。

赞比亚的姆皮卡、原来是个居民屈指可数、冷冷清清的小城镇,如今是坦赞铁路赞比亚分局和机车车辆厂所在地。那漂亮的车站,现代化的厂房,干干净净的住宅,布局有序,每逢节假日,浓装艳服的赞比亚人熙熙攘攘、一派生打勃勃的景象。火车过姆皮卡到达终点站卡皮里姆波希,转东沿中央铁路继续南下,不久便抵达赞比亚铜都卢萨卡。

到了卢萨卡,仿佛置身于铜的世界,到处可以遇见铜的标志,散发着铜的气息。漫步市区,大街小巷,铜器店比比皆是,铜制工艺品琳琅闪烁,美不胜收,除常用铜器外,还出售形形的首饰和铜制艺术品,尤其是那些青铜雕刻和黄铜雕刻,工艺精湛,铜马、铜鸟、铜兽等造型别致,棚栩如生,铜版画构思精巧,题材多样,各式铜镜令你面目生辉耸立在独立广场中央的第三次不结盟首脑会议纪念碑,用铜铸成,三把铜铸利箭直指蓝天,四周绿草茵茵。

市西自由广场上一尊高举挣断锁链的巨大自由战士像,昂首挺立,目光炯炯,凝视前方,象征着黑人的解放,这也是一件大型铜雕。在罗得斯公园和奥林比亚公园,地下必有铜,故名“铜花”。国民议会大厦、顶盖、廊檐、墙壁均是用铜板贴面而成,色彩通红,富丽堂皇,人们趣称“铜墙”。

在卢萨卡国际机场候机室内,陈放着一块重达160吨的铜矿石。用于迎送外宾的轿车,车身也是铜制的。宴会厅内,铜制灯具生辉,各种餐具无一不是铜制品。走进平民百姓人家,日常用具也多是铜制的,那饭碗、勺、茶壶、酒杯、汤钵、果盘、烟盒、刀、叉等都是铜制成的。铜不仅是赞比亚人民的国宝财富,还是社会生活中联络感情、增进友谊的吉祥之物。

男婚女嫁,亲朋好友相互赠送一件铜制品,就是一件尚好的礼品。赞比亚的旅游业也与铜的开采和冶炼有着不解之缘。因此,人们常说:“到了赞比亚,不去看看铜矿带,如同到了埃及不去观看金字塔。”凡到赞比亚来的人,差不多都要到“铜矿带”观光一游,因为赞比亚的铜几乎全部产自北部与扎伊尔接壤的“铜矿带”。乘火车从卢萨卡出发,沿中央铁路北上,便可到达“铜矿带”的中心基特韦。

“铜矿带”的8大矿区有铁路和公路相连,形成一个有机的矿山城镇群,全国3/5的城镇人口集中在这里,这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铜矿带”与扎伊尔加丹加“铜矿带”一脉相承,延伸于两国边境,长约220公里,宽约65公里,为一巨大的多矿共生的“铜矿带”,以铜为主,伴生有多种稀有金属和贵金属。这儿的铜矿,个个矿体大、矿层厚、品位高、埋藏浅,有利于开采。早在公元前9世纪,赞比亚人民就已掌握炼铜术了。古墓出土物中就有精美的铜制装饰品、铜条、铜丝等。据测定,这些出土文物至少是1000多年以前的遗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