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打冰球37岁才退役被乌龙球“眷顾”的硬汉

6岁打冰球37岁才退役被乌龙球“眷顾”的硬汉

1984年出生的斯科特尔从年龄上说属于绝对意义上的老将,毕竟昔日与他并肩作战的同龄人阿格早在2016年就退役了,但斯洛伐克人却坚持到了2022年。

其实若不是伤病的侵袭,也许「越狱哥」根本不会就此提前宣布自己的退役计划,如他所言:“因为我有长期的背部伤病问题,已经不能坚持下去了。”

斯科特尔是一个不喜欢用伤病和年龄作借口的斗士,一年半前,效力伊斯坦布尔的他遭遇了腱断裂的重伤,赛季报销意味着解约或者退役进入倒计时,媒体也在煽风点火,但斯科特尔第一时间在社交平台上爆粗口否认,并配了几个恼火的表情包。

虽然斯科特尔最终没有逃脱被清洗的命运,但帮助伊斯坦布尔拿到队史首个联赛冠军的斯洛伐克人认为自己与「老化」不搭边。收拾行李时,他的笑容挂在那张原本冷峻的脸庞上,因为他找到了新的精神高地寄托理想,何况加盟特尔纳瓦斯巴达克多了一层落叶归根的情怀。

斯科特尔的选择没有错,特尔纳瓦斯巴达克拿到了2022年斯洛伐克杯冠军,在退役之前,他还剩下职业生涯最后一场比赛准备,在这个流行告别的季节,为国征战105次的斯科特尔并不「孤单」。

如何总结他的职业生涯呢?37岁退役已然为他赢得了老兵不死的美名,除此之外呢?霸气侧漏的刺青,拼命三郎的属性,都是标签斯科特尔的点。

斯科特尔在6岁的时候就是足球和冰球双修,之所以与足球结缘,完全出自父亲的影响。

他曾说过:“小时候我会尝试很多体育项目,我当时同时打冰球和踢足球,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于足球的喜爱更加强烈,加上我的父亲也是一名足球运动员,所以我最终选择了加入职业联赛。”

从特伦钦出道之前,斯科特尔也曾迷茫过,他在前锋、后卫和中场的位置上轮流被「试验」过,当然最后他被彻底改造成一名中后卫,不断蹿升的个头让他具备了明显的优势。

2001年,他随特伦钦青年队获得斯洛伐克青年冠军的过程中,强悍的防守让他积累了名气,这也是他从国青队跨越到国家队的基础条件。

虽然没有一步跨越到五大联赛的豪门中,不过在20岁时能被泽尼特签下也算是符合年少成名的范畴,113场6球的数据并不是唯一的出彩,三年磨一剑的斯科特尔帮助俄罗斯豪门拿到了泽尼特自1984年以来第一座联赛冠军。

瓦伦西亚和热刺的邀请函如期而至,这不是稀奇之事,哪怕泽尼特在2006年牵手—俄罗斯天然气公司作为赞助商,球员都不会隐藏一颗向上的心,相比之下,荷兰名帅艾德沃卡特执教的泽尼特在就相形见绌。

2008年1月,利物浦耗费1000万欧元就成功截胡,在后来盘点队史冬歇期性价比引援时,他的名字和库蒂尼奥、苏亚雷斯时常被列举。

虽然斯科特尔的利物浦生涯中只拿到了一座联赛杯冠军,但效力8年时间内斯科特尔最引以为傲的是曾为利物浦出场242次,用他的话说:“喜欢在这座城市的每一天。”

被当作海皮亚接班人引进的他从来不是中后卫上的顶流,冒失是最容易被人联想到的缺陷,但却深受球迷喜欢。

曾和他在利物浦做过队友的克劳奇在队内训练中苦不堪言:“斯科特尔有一个习惯,就是在他争顶的时候,把他的鞋钉插入你的大腿来提升自己的高度。第一次,你可以摆脱它,第二次就很烦了,第三次就会让你抓狂。”

从俄罗斯到英格兰,斯科特尔剪去了长发,球衣号码从3改成了37号,对此他解释过:“我的幸运数字是3,而数字7是我妻子的幸运数字,所以我选择了37号作为我球衣的号码。” 但这种形象上的变化从来不是贝尼特斯买下他的原因。

举一个例子,2018年斯洛伐克和泰国的比赛其实就是走过场形式,但斯科特尔却没有敷衍,在在防守泰国队的一次反击时,他被皮球击中门面后倒地不起,幸亏察觉不对的队友用手将他的舌头从口中拔出,才防止吞舌窒息。

匪夷所思的是,经过医护人员紧急救治,脱离险情的斯科特尔并没有感觉惊慌失措,他继续投入到比赛中,好像刚才只是按了暂停键。

代表作是在2014年利物浦对阵阿森纳时发生的,被吉鲁这个大中锋踩上头部的斯科特尔血流不止,场边治疗时间长达6分钟,本以为会被替换下场,但裹着纱布重返赛场的他在补时阶段为落后的利物浦扳平比分,而且就是用受伤的头打进的关键球。

赛后作为英雄的他在社交平台上传了自己被缝了8针的伤口,显然这是他的另类勋章,这也是他为什么被球迷称为「终结者」的原因。

不过他和阿森纳的回忆里不止这一次临危救主,2013-14赛季在5-1血洗阿森纳比赛中,他也曾梅开二度过。因为年少时踢过前锋,加上1米91的身高,斯科特尔在利物浦8年打进16球并不意外,单赛季曾打进7球的他有资格争一争「带刀侍卫」的头衔,其中绝大多数属于头球破门。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11月份对阵曼城时,斯科特尔打进了利物浦生涯最后一粒进球却是用脚,一漂亮的凌空抽射让乔哈特回到了熟悉的背景板位置,当然,这也是「有始有终」的表现形式——斯科特尔利物浦生涯的第一粒进球就是送给曼城,也是用脚。

出彩之后,大众的疑问也随之浮出——谁是斯科特尔忌惮的前锋?除了队友苏亚雷斯,鲁尼和迭戈·科斯塔的名字被他提及过。

他是英超打进乌龙球最多的球员,和老大哥卡拉格以7球「并驾齐驱」,其中但2013-14赛季就贡献了4次乌龙。有意思的是,2017年苏格兰对阵斯洛伐克,2020年伊斯坦布尔对阵特拉布宗体育时,斯科特尔都悲剧般地延续了自己的乌龙属性。

尽管被罗杰斯赞誉为「后防领袖」,对那些乌龙和失误都是轻描淡写,但继任者克洛普对他并不感冒,在给过几次首发机会后就沦为备胎,洛夫伦和科洛图雷排在他前面。

性情中人的斯科特尔在加盟费内巴切后,虽然努力融入新集体,但时不时地在社交平台上隔空克洛普,不过当德国重金属在安菲尔德激情回荡时,他又将「世界最佳教练」的感慨送给克洛普。

在聚散不由我的年代,唯有对利物浦的爱是真挚的,在这点上,他和同样酷爱纹身的阿格相似。

远离五大联赛未必意味着开倒车,至少斯科特尔的斗志契合了费内巴切的刚需,而且在这里遇到了阿尤、内格雷多等旧相识;

在熟悉的伊斯坦布尔,破天荒地问鼎联土超冠军,欧冠战胜曼联,都是斯科特尔延续利物浦式奇迹;

美中不足的是,原本他有机会在亚特兰大发挥余热,但与主帅加斯佩里尼发生矛盾,只在训练场上体验了三周亚平宁时光。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头野兽”,驯服与否只取决于自己,性情中人的斯科特尔尤甚,好在,决定「越狱哥」在球场之外有妻儿的陪伴。

发表评论